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, ← → 可以翻页
下一章
  字体
    苏金并不知道,神族老龟背驮一座废墟的意义。

    先前,苏金元神体离开本尊,将本尊肉身寄托于此,连在废墟中看上一眼都没来得及,现在,龟前辈允许,他自然如愿以偿——

    龟甲上驮着的废墟有多大?

    苏金感觉内蕴空间,因为只有真正的在废墟中,才能感觉到这里的浩瀚,他一步步往里走,不止何时才能达到中心。

    “远古神族的光辉战场,原来不止人族内斗,神族也是一样——”苏金看到残破的铠甲,蹲下身,手指一碰铠甲,那件铠甲便化为齑粉,彻底在岁月中消失。

    苏金定了定神,迎着风月,再次踏上行程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朽灭后的神骨,在龟背废墟世界中,经久闪烁。

    他还看到各种兵刃,宛如远古人族战场一样,在地面上或不朽,或化成石山,一切的一切都如此惊人。

    譬如,在苏金此刻看到的真前方,一杆神锤,彷如山脉一般,不知落锤了多少时代,那沧桑的痕迹绝非凝化而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杆锤,在当年恐怕也只有巨灵神才能信手举起吧?

    苏金不止步。他走到了一片大山内,山中到处散落着宛如湖泊一般的黑蓝鳞片,踩在上面,至今未朽,这在当年,恐怕又是一尊不得了的妖神,但鳞片落了满地,估计也已经道消,永

    恒长逝,这些鳞片,恐怕也只是对方曾经存在世间的痕迹——

    苍凉,又见苍凉。

    苏金感慨,是啊,无论多么惊才绝艳,举世纵横的强者,到最后,除了在世间留下一杯黄土,一把枯骨外,谁又还能长存永生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苏金走到一条小溪边儿——

    小溪早已干涸,但红色血沁,却是无处不在,这条小溪尽头,在当年乃是一座无法望其顶背的巨型瀑布,神的一战后,瀑布染血,流尽无尽长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苏金似有察觉,目光看向小溪外的一排排错落有致的石屋——

    那些石屋,至今神蕴斐然,他不知觉间被莫名吸引,越过溪涧,走到第一座石屋前。

    “梅溪居。”

    苏金看石屋不远处有一块碑,有三个字在上面刻画。

    步入第一座石屋。里面一切如新,时光仿佛永远在这里定格,没有灰尘,有的只有沧桑,这间石屋在当年应该是修行之地,一步天地,一步乾坤,其中蕴含的岁月和空间,在如今时代都已

    经举世罕见。

    “天地不朽,吾则不朽。昼炼月精,夜炼日华,阴阳逆乱,永恒吾得!”

    苏金在石屋黑色空间中,看到了一行行字迹,为那短短二十余字震惊,心想难道对方是个阴阳术士不成。

    浑身的鸡皮疙瘩渐起——

    苏金想离开了,这里终究不是废墟深处,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他刚刚转身,脚下的地面,却是正在开始在闪烁着奇妙的纹路神韵。

    这是——

    苏金看向四周,这石屋中的空间,竟然开始诉诸异象,周围的景色开始飞速大变。

    景象中,或白昼,或神月,或种子萌芽,或老树枯朽。

    苏金还看到江河湖海,终究在漫长岁月中停留片刻,那些流淌过的旧河山,似枯老容颜,无法改变。他甚至看到了星辰寂灭,生灵哀嚎,过去到底逝去了多少人,多少时代,多少王朝,每一个人、每一个神、都是真实出现过的,时代变迁,许多痕迹已经化作沧桑岁月,

    全都归为虚无——“一日一月,昼夜交替,春暖冬寒,便是一栽。”苏金似有所悟,继续前行,他并未着急走出这个石屋空间,接着又默默自语道:“王神已经接近永生,拥有无尽寿元,但却

    并非无敌,不可灭亡。王神,终究也会像一盏油灯,会步入朽灭进程。”

    世间人追求的长生,在王神那里已经不是奢望——

    长生,却并非不老,不朽。

    永生不朽,永定容颜,永固巅峰之体,才是无法企及的。

    苏金眼中的明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江河还是那片江河,江河也会老,会旧,那些流逝的江水,也要归于大地,滋润万泽。

    苏金轻叹一声,一指破掉所有异象——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具枯尸,这位应该便是梅溪居士吧!苏金并未走近,在当年,对方想必走的非常不甘。

    梅溪居士未得永生,无论拥有怎样的感悟,他也还是被漫漫岁月掩盖,抹除了一切惊艳。

    苏金已知神族老龟出自‘永恒神域’,这梅溪居士,在当年恐怕也是一位恐怖王神,可惜,彻底朽灭,他并未感觉到对方的王神规则。

    而朽灭也是所有王神最难接受的,到了这一步,基本上每一个王神都会做出最后的决定——

    苏金走了。

    在梅溪居中,他并非一无所获,天地机理,永恒不老、不朽、起于天地,或许奥秘就在诸天之中。

    大概一炷香时间,苏金就如正常行路一样,不紧不慢的走着,他还看到了废墟中的一株宝树,那宝树的枝丫,像是人的手臂,不过生机已经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。

    苏金当时初次去帝宫后花园时,那神族老龟如何能将金色古碑发掘,将其赠予给他……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一件蕴含神之规则,或者是寻到任何含有生机的东西——

    越过那颗当年足以震撼诸天的枯死宝树,苏金听见了一阵阵的海涛声音。

    废墟中,还有海吗?

    也对,这里瀑布干涸,曾经的水,自然流向了大海,苏金负手而行,他所路遇的枯骨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苏金踏着枯骨,闻海涛声,声如哀歌——

    接着,苏金直接看到了永世难忘的一幕!

    千里之外的大海之中,一个庞然大物,竟然以身姿,填了将近一半的海面,那是一具惊世骸骨,持戬而立,那足以惊世的人形骸骨的肩膀上,竟是扛了一具神棺。

    那棺……内敛生机!

    苏金被震惊到了,他见过长生棺,但他不认为长生棺能够真正‘长生’,毕竟连享受无尽寿元的王神都要步入朽灭进程,一口长生棺,怎能横渡无尽岁月?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但是这副神棺不同,苏金看不出级别,其中的生机,让他难以置信!

    苏金一步走近!

    千万倍的神威,当即便席卷而来!这枯骨的凶威,依旧还在。虽然死去,威能压迫竟然都还能如此之强?

    苏金周身开始萦绕出一缕缕佛光,抵挡着那奇妙的威压,他‘摩诃镇狱眼’,结合数种瞳术,想看穿棺中内外,但很快他便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!

    “勿扰此棺——”神龟的声音,缓缓传到苏金耳边儿。

    苏金脸色变幻,他驻留了些许时间,若非神龟提醒,他真的想要开棺看看其中到底有何存在。

    “前辈,此棺中葬着何种存在?”苏金平静发问。

    “此棺是重生棺,棺中存在尚未重生,还需数个纪元才能活转过来。”神龟回应道。

    如此盎然的生机——

    苏金默默屹立海上虚空,他第一次产生了疑惑,那棺中的生机太强盛了,真的……真的没有活转吗?

    片刻,苏金踏过神海,他没有回头,也没有不要回头,哪怕……那棺身隐约出现了‘嘭’、‘嘭’的拍打声。

    苏金已经在北面海岸,他望着满天星斗,此处的星斗好像形如蝌蚪,仿佛逆乱的流星一样,在满天之中很不稳定。

    难道神龟前辈让他走来,用意便是此处吗?

    苏金感觉可以在这里观天道!

    而且,苏金还很奇怪,自从踏足此地时,他的‘伏羲道阵’,竟然自行舒展开来,那道阵纹路比往常要活跃千倍!

    “越过天机海,可观天策,当年多少强者拼死走来,为的便是要在此地看上一眼。”神秘的声音,仿佛从亘古玄冥中响起。不是龟前辈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苏金眉头微皱,默默说道:“你不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人神不两立,你以为老龟真心帮你,不久之后,你便会追悔莫及,记住今天……你会悔恨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渐消。

    海中那莫名悸动的嘭嘭声音,也完全消失,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——

    苏金脸色不变,他不是一个喜形于表面的人,他既然来到这里,至少目前是安全的,无需神秘存在多言。

    此地,可观天策。苏金望着那满天游弋的星斗,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,他走到了星斗之中!苏金表情漠然,他抬手,便挥动天策星斗,右臂,仿佛在此间挥动了天道!
为您推荐

@书屋小说网 .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